关于豪放酒的诗句

2020-09-18 诗句 【 字体: 】 标签 : 豪放,诗句,关于 浏览量:105万

清晨,天微微的冷,但是没有下雨,我骑自行车上班。

中午,雨大如泼,而我,只顾欣赏雨中柔情已入无物之境。

雨中柔情便是她对我的温情。

下班之前,我接到了她的电话,电话内容是她来接我。此时,心如平静,波澜不惊。

但是,当我走出餐厅大门时,我的胳膊猛的一收,心却顿时舒畅。偌大的雨,街上行人寥寥,车来车往,行色匆匆;而我,却气定神闲,以手触雨,静赏雨打蔷薇幻烟沙之美。

忽然,一朵洁白的“莲花”从远方渐渐的向我浮来,越来越近。近了,才看清我眼中的莲花便是她,青伞,白衣,长发荡漾。

雨依然在下,平静的心此时有点砰砰跳动,冰冷的胳膊如同裹上了棉衣一样温暖。

相携走向我那喝了半天水的自行车旁。我穿好雨衣,骑上自行车,而她坐在后座,钻雨衣里,轻轻贴我背上。

我慢慢的骑着,她在后面乖乖的一动不动,雨却越下越大,大到我俩说话必须大声喊出来。

雨,本就是一种浪漫,更何况雨中的柔情。我们索性借着雨的声音,唱起歌来;索性借着雨的浪漫,浪漫起来。

雨声越大,歌声越大,拘束越少。忽然有种踏车雨季游大观园的幻觉,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就这样,借着雨的豪放,我也豪放了一次。

摘要:苏轼、辛弃疾一向是词史上并称的两位大家,他们的豪放词都具有豪迈大气、感伤现实的特点,为宋词境界的扩大和词体的发展做出了创造性的贡献。但是由于时代、际遇和性格的不同,他们的词作在意境的开拓、语言的运用以及内心世界的表现方面,在也具有鲜明的区别。

关键词:苏轼辛弃疾相似不同

作者简介:王思齐,1988年生,女,汉族,陕西咸阳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200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学生。

苏轼、辛弃疾同为宋代豪放词家的杰出代表,都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为宋词以崭新的面貌跃上文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苏轼首先奠定了豪放词派的始基,辛弃疾继而将豪放词的发展推向了高峰,确立了“豪放一派”。他们在词作的风格、境界的开拓、心灵世界的表现等方面,自然有着共同性和连续性,但是,由于二人所处时代、际遇、立场、个性的不同,他们的豪放词作又各自形成了独立的特点。

一、苏、辛的豪放词的相似之处

正如胡寅先生所言,苏轼词“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这说明他以豪放的感情,坦荡的胸怀,拓展了词的内容及表现手法,改变了晚唐五代词家婉约缠绵的作风,开创了豪放词派的风格。而辛弃疾“大声镗鞑,小声铿鍧,横绝六合,拍空万古。”也突破了以纤艳柔脆的传统词调,继承了苏轼所开创的豪放之风。因此,他们的词作有着相似性和继承性。

1苏、辛词中都有着豪迈旷达的艺术风格

东坡词和稼轩词中,都饱含着浓烈奔放的豪情,表达了自我对生活的热爱和积极的人生态度,以及为国家建功立业的理想。正是这种豪情壮志,决定了二人独特的创作个性和不同于前的创作风格。

苏轼在《念奴娇·赤壁怀古》中写到“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词人借那奇伟壮丽的风景、杰出人物的英雄气概和丰功伟绩,来表达不畏政治困厄、道路险阻的人生态度,表现出了词人开阔爽朗的性格和积极进取的人生观。

同样,辛弃疾在词作《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中写到“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词人也借滚滚不尽的长江水,追缅往事,遥想将来。赞扬了杰出的英雄人物,表现了决不投降、坚决抗金的强烈信念。豪情壮志,表露无遗。这正是苏、辛词共有的豪情激越的艺术风格。

2苏、辛词中都浸染着感伤之情。

所处的时代以及个人际遇的原因,都使苏轼和辛弃疾的词中浸染着一种感伤之情。即使他们的心态可以超脱、可以飘逸,但家国之觞始终是他们心中挥之不去的伤痛。

苏轼生活在内外交困、对外求和苟安的北宋,诗人仕途不顺,“乌台诗案”中险遭杀身之祸。国难未解,壮志未酬,这使苏轼心中难免有着感伤情怀。但这并不与积极旷达的人生态度相违背,是人生遭遇苦难后必然会产生的情感。即使豪爽如苏轼,也会发出这样的感慨:“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念奴娇·赤壁怀古》)同样是由于政治影响,南宋政局更加混乱,一身才能的辛弃疾未能被任用还屡遭诬陷,一腔忠愤无处发泄,只能悲歌慷慨,将壮志难酬之气寄托于词作之中,例如在《锦帐春·席上和杜叔高》中诗人感慨到:“春色难留,酒杯常浅。把旧恨、新愁相间。”

3苏、辛词都对词体做了创造性的发展,丰富了词的内容。

苏轼的词,在继承唐五代婉约缠绵风格的同时,“将传统的表现女性化的柔情之词扩展为表现男性化的豪情之词,将传统上只表现爱情之词变革为表现性情之词,使词像诗一样可以充分表现作者的性情怀抱和人格个性”,“既向内心世界开拓,也朝外在的世界拓展。”苏轼用词写报国、写仕途、写失意,还用词写了悼亡、伤春、感逝,打破了依声填词的限制,词在他的手中,变成了可以表达丰富生活内容的文学体裁。

同样,辛弃疾不但扩充了词的表现内容,还把词的内容和形式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他一生的情感体验都用词表现了出来。开心时,他写到“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伤感时,则说“层楼望,春山叠。恨家何在,烟波隔。把古今遗恨,向他谁说。”(《水调歌头·和马叔度游月波楼》);奋发时,他写到:“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苏、辛词都伟大地打破了“词为艳科”的限制,使词由闲情向性情、爱国之情转变,向广阔的生活扩大,表达了对祖国的感情,对人民的同情和对自己的希望。

此外,苏、辛词在词的结构上也有相似点,他们词作多为地点加怀古,主旨上多为托古喻今,借古人心中块垒,表达自我情愫。例如苏词《念奴娇·赤壁怀古》与辛词《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在这一点上就有很突出的表现。

二、苏、辛的豪放词作的不同特征

虽然东坡词和稼轩词都以豪迈旷达、感伤现实、境界扩大著称,但是两位词人一位是北宋士大夫,一位是南宋爱国将领,时代、经历和性格不同必然会使他们的词作有着鲜明的差异。

1苏、辛的词观有着不同的特征。

苏轼和辛弃疾豪放词的比较

苏轼和辛弃疾是宋代豪放词创作并峙的双峰。他们用大胆的创作思路,将自己的人生豪气注入词中。将豪放词的发展推向了顶峰,为后世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学遗产。比较他们的豪放词,可以看出一些共同之处,但在豪放风格上又有所区别。现试析如下。

一、辛弃疾的豪放词是对苏轼豪放词的继承和发展

苏轼是豪放词的代表人物,是豪放派的基石。他用词来抒发政治报负,塑造英雄人物,描写祖国的万里江山,并以诗入词,打破了缘情与言志的界限,使词发展成为即可言情,又可言志,亦庄亦谐,庄媚兼有的文体,提高了词的品格。苏轼的词诚如李清照在《词论》中所说,具有“句读不葺之诗”的特点,但“公非不能歌,但豪放不喜裁剪以就声律耳”(陆游《老学庵笔记》)。这种做法,突破了词律的束缚,使词更具有表现力,更加灵活。辛弃疾在苏轼的基础上,又将豪放词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促成了宋代词坛豪放与婉约两派分流和双峰并峙的局面,且影响深远,直贯元明清。辛词对后世的巨大影响,是与辛弃疾对豪放词的巨大贡献密不可分的。

在词的表现内容上,辛弃疾继承发展了苏词的传统,并超越了苏词。苏词突破了爱情,离别和羁旅的樊笼,以词来书写报国的豪情壮志,农村恬淡的生活和贬居的无限感慨。辛弃疾则更加自觉地开拓创作视野,提高了词的社会功能,特别是集中突出地表现了抗金斗争,并以此作为词的主体。在词中,作者高呼“要挽银河仙浪,西北洗胡沙”(《水调歌头》“千里渥洼种”),要“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高唱“马革裹尸当自誓,娥眉伐性休重说”(《满江红》“江水东流”),作者在词中,贯注了对国事的热忱和对抗金的关注。这在词史上,可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如果说苏词抒写的爱国情感,只是涓涓细流,那么辛词抒发的爱国热情,则如汪洋大海一般,汹涌澎湃。

二、怀才不遇、壮志难酬是苏轼和辛弃疾豪放词抒发的共同情感

苏轼和辛弃疾都是至情至性之人,他们都是才华横溢,并且渴望在政治上有所作为。

下面是一篇令人闷骚的豪放派自我鉴定:

今晚莫名其妙的重温了下《百年孤独》一文,看完之后让我突然想看鬼片,可是从小就怕这东西,连老鼠都要敬畏三分的俺一个人实在没勇气去看鬼片精神自虐。也许表面的老成会让人蒙上一层窗纸看不清实质,所以只有自己才能给自己一个准确的认识吧。有人说,刚接触的时候是在和一片艳阳打交道,久了就发现越来越冷了,仿佛一夜成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在地球,而在月球,昼夜温差这么大。也许是的吧,现在我要下个定义,此类人其实是属于豪放派闷骚,总是希望尽早和身边的人熟悉起来,然后继续深挖志同道合的之人,他们的冷不是冷傲,而且无聊,不喜欢主动去搭讪(主动搭讪的要么找茬要么是要发牢骚要么就有那么点意思了),所以闷骚也是有原则的。遇事他们不是没魄力,而是想太多,就比如打架,豪放的直接打了,闷骚的背后使坏,而豪放派闷骚的俺们可能会想这架值不值的打,有没有充分的辩护理由,用拳头解决还是拿道具还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打的话打屁股还是打脸,日后会不会剪不断理还乱(俺们最怕遥遥无期的麻烦事),生活中的我们为人彬彬有礼,想着尽量让大家都好,处事小心谨慎,待人接物总是幻想着能将心比心,细节上追求完美,总是在抉择时游离不定,总之一句话,想太多了。夜深了,睡着了又醒来,发现还是很困,呵呵,突然想到了某天看到的一句,哥一直被超越,却从未被模仿!也许俺离家驹只是两个词的颠倒,却永远也达不到,说着说着感觉在打广告,广告这东西真的已经蔓延到生活各处,呵呵,也许俺没广告人的潜质,可是俺绝对是豪放派闷骚的佼佼者!鉴定完毕,搁手机睡觉,与周公的女儿约会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