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哪些关于秋天的词或都诗句

2020-09-18 诗句 【 字体: 】 标签 : 诗句,秋天,哪些 浏览量:520万

天使知道

想念的温度

已经一点点冷却了这个冬天

我们手牵手的距离不过1厘米

但是天使知道

心与心的距离早已隔了几万光年

是的

天使知道

友情的天平早已倾斜

我们的回忆

只剩下那么一点温柔

执手走过的那片青草地

已经随季节枯黄了生命

最后的盈绿也没有了当初的鲜亮

天使知道

你外套里柔软的心我不懂保护

我眼睛里的忧伤你也不会抹杀

天使知道的

我也一样知道

你一定也明白

没有人会比你更清楚

但我们都只是沉默

哪怕眼泪冲破底线也无可奈何地硬撑

我们都想维护

浑浊不堪的友情最后的尊严

这个冬天真的很冷

冷到终于冻伤我们的手指

那种从指尖痛到心里的感觉我们谁都不愿忘记

我们的话题越来越少

只好尴尬地各怀心思地僵着

你坐多久

我就陪多久

我们谁都不说放手

只因为

我们对这场马拉松般的友情倔强地执着

墙上的日历只剩下几页

这个冬天却还没有下雪

你送的手套却没能再温暖我的手

一场有史以来最大的风吹倒了去年我们躲雨的大树

你的长发在空中舞得厉害

我看不见你眼里是不是有眼泪

不合适的友情

到最后都是那么苍白无力

我们背对背走

约好不回头

没有你的日子过得一塌糊涂

不习惯孤独的你却开始孤独

偶尔我们目光相撞

总是有或浅或淡的忧伤

我想很多年以后

我还是不可能忘记那天阴暗的天空下

我们背对背走

越走越远

谁也不回头看

长腿的风知道,怀他7个月时,母亲还在转油站上小班。父亲在远远的另外一个山头。父亲原本计划在母亲预产期前一周回来,可他比母亲的预产期早了15天来到世界。他的突然来临,父亲紧张而高兴,从陕北山沟的油井上急匆匆往回赶,队上多方努力,联系了车。产房里,父亲带着满身的原油味,满心欢喜地望着刚出生的他,那一刻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开心和幸福。

这些长腿的风没有告诉他。

他8个月时,母亲就去上班了,一去就是二三十天,父亲回来的时间更少,更匆忙。陪伴他成长的是爷爷、奶奶。这些,长腿的风不忍、不愿告诉他。

每个人的成长都伴随数次感冒发烧,小时的他似乎比同龄孩子病的次数更多,每一次生病都让父母揪心、焦急却又无奈。寒冷的夜里,他数次突发高烧,爷爷抱着他脚步匆忙赶向医院,奶奶紧紧追在后面,两个老人在医院里紧紧守护着他。远在大山深处的父母亲心急如焚。等他病好了,牙牙学语的声调,叫着爸爸、妈妈时,父母含着泪花笑着。

在他2岁多的一段日子里,爷爷奶奶暂时不能带他了,父亲和母亲只好分开休假,要么是母亲在家陪他,等父亲换班回来,母亲把他交接给父亲再去上班。有一次,因为人员紧张和上产等原因,父亲迟迟不能倒班休假,母亲只好带着他来采油作业区。父亲和母亲是在一辆大卡车旁交接的他。父亲下了卡车,母亲把他抱起来,交给父亲。没有过多的言语,也没有伤感,只有简单的交待“带好孩子”,母亲就匆匆去上班了。

这些长腿的风不忍、没有告诉他。

后来,他上学了。他的好多个暑假都是在采油作业区的院子、母亲的小站、父亲的井场度过。开始他觉得新奇,看见磕头机不知疲倦地运转,看见站上大大小小的白铁皮罐、绿铁皮罐,各种管线并列着从远方伸展而来,穿进各个罐里。他觉得好玩极了,这里和他上学的地方不一样,这里没有高楼,没有川流不息的车辆,这里很大,很空阔,可以肆意地喊。这里也有和他一样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小孩子,他和他们一起疯跑、飞奔,他觉得开心极了。可等开学后,同学们聊起假期的电影、游乐园,他觉得有些失落。尽管他极力夸张地渲染他不一样的假期,可他还是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开心。他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他的暑假要在这陕北的山里度过。可长腿的风知道,没有告诉他。

再后来,他上中学了。他觉得父母不懂他的世界了。年少轻狂的他上网、早恋,晚上熬夜玩游戏,上课时间偷偷写情书,成绩一落千丈,成绩单他不敢拿回家。一定是长腿的风告诉了母亲。母亲站在山顶给他打电话,他听见呼啸的山风,想着母亲一定为他哭过。父亲站在井场给他打电话,他听见磕头机不知疲倦的响声,想着父亲心底的怒火。他想起了他的暑假,想起了那些大大小小的罐,想起了好多,似乎明白了什么。后来他偷偷撕掉未送出去的情书,删掉游戏,他自己有了小小的梦想。后来,他梦见了母亲开心地笑了,梦见父亲眼里多了几分赞许。

再后来,他上大学了,大学展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觉得他摆脱了身上的原油味、石油烙印,他的暑假将永远远离磕头机,远离站上大大小小的白铁皮罐、绿铁皮罐。他觉得自己已经飞翔了,自由了。他开始慢慢忘记采油区的院子,他觉得自己属于城市。大学里他恋爱了,女朋友来自南京。女朋友的过往生活,对他像梦一样,他开始觉得自己挺土气的。他给父母的电话越来越少,每次通话几乎都是简单的几句,“妈,我好着呢,没钱了。”“爸,放心,好着呢,钱花完了。”他不知道,母亲上班的夜里经常想他,有时会想得掉眼泪。父亲在井场外的崖畔边经常一个人低头抽闷烟。

再后来,他毕业了。父母让他回来,回到油田。他不想回来,不想看见那不知疲倦的磕头机,不想围绕那大大小小的白铁皮罐、绿铁皮罐。他说大城市有梦,有远方,他要飞翔。他不想四年的大学苦读、四年的城市温馨,到头来幻化成寂寞荒凉的远山、风沙和大漠。他不想成为一名石油工人,他不想从大城市坠入大山深处、荒漠孤烟。他不知道,父母有多深的石油情结,他身上已经烙上了石油的印迹,那满身的原油味怎么也洗落不去。父亲、母亲尽管不舍,但还是支持了他,放他去远行。

这些长腿的风都知道。

再后来,几经波折,几经社会横流冲刷,几番沧桑沉浮,虽然他飞翔得不错,却觉得有些累。他开始有些怀念那些曾在油田的日子。油田小区里的幼儿园、小区旁的学校、山里采油作业区的院子、母亲的转油站、父亲的井场都有他的记忆。他怀念石油人那简单而纯朴的生活,简单的人际关系,简单的人,简单的事,却充满纯真和美好,石油人那令人难忘的情怀,温暖而幸福。他向父母透露了他的想法,父母很高兴,热切期望他能回来。在父母的劝说鼓励下,他回到了油田,和父亲、母亲一样,告别城市走入大山。他石油工人的情结和烙印已经无法抹去,回来也许心安。

再后来,他成家了,妻子和他一样是采油工。他和妻子开始相望,他在这个山头,妻子在那个山头。他们一起从城市到大山深处上班,一起离开大山深处前往城市休息。有些苦,却很幸福。有些简单,却有颗美好的心情。工作辛苦,但心不累,活得轻松。

再后来,岁月流转,他和妻子有了孩子。告别了两个人无牵无挂的日子,孩子交给父母带,他和妻子开始分开倒班,两个人轮换着陪孩子,开始重复父辈的路。一家人是聚少离多,他开始体会到当年父母抚养他的心境。

他开始知道长腿的风什么都知道,他不知道。

再后来,父母渐渐老了,一些回忆开始变得昏暗。他感触、伤怀,甚至默默流泪。

有些事只有长腿的风知道,他永远没有机会知道了。

路漫漫,黑夜掩饰着痛心的惆怅。而我,只能独自行走,忍着泪水,对你说,对不起……

刚刚放下电话,泪水模糊了视线,考试的再次失利,我几乎快要崩溃,不仅仅是为自己,更多的是你,默默地,在心里,对你说,对不起……

再次告诉你糟糕的成绩,已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却依旧心如刀绞,你听完,偏是不言不语,沉默后,你淡淡的安慰,鼓励。我清楚,沉浸的是沉甸甸的忧伤,失意,愁绪……

为什么不是冷言冷语,或许这样我会不再如此愧疚,为什么不是厉声呵斥,或许心中更加宽慰,偏是你的宽容,你的理解,你的温柔,你无言的失意,触动心灵最柔的疤痕,最疼痛的伤……

而我,在电话的这头,只能忍着泪水,在心里对你说,对不起。

我的奋斗,我的努力,为了你,用尽了每一丝力量,每一股热血,却依旧只能对你说,对不起……

那画面依旧清晰,你挽着我的手,轻轻的漫步在操场上,你告诉我,一定要努力,你告诉我,考大学就像铺铁路,每一根钢轨,都要精确到0,都要用心,用力;你告诉我,你曾经的悔,你曾经的伤;你告诉我,只管全力学习,家中一切有你,优秀的成绩是送你最好的礼物。那阵风过,我看见你的秀发,瞬间,斑白了好多,好多,额前的皱纹,深了好多好多,腮上红润的气色,淡了好多好多……

那一刻,我发誓,这次考试个响当当的成绩。因为,我要让你幸福,让你因我而幸福。

而此刻,我独自漫步在漆黑的夜晚,只能默默地对你说,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我知道你为我忍受着怎样的剧痛,我知道你脆弱的神经已经不起任何打击:我还记得那个恐怖的夜晚,爸像一头疯了的狮子,怒视着你,拳脚相加,恶语不断‘我知道,姥爷的病,家人的无能为力,愚昧无知,你早已筋疲力尽;我知道,只有我,是你唯一希望,唯一的幸福……

因为,我知道,你是孕育着希望,将我带到人世,用梦想滋润着我成长:

幼时的梦想,闪烁着希望和快乐,你不厌其烦的重复,抱着我,搂着我,似乎怕我长大,怕我受伤,怕我消失……

过逝的辉煌给你的无尽幸福于荣光,过逝的挫折,带来无尽的忧伤和担虑,我又何尝不渴望送你一篮灿烂的春光,送你一缕幸福的清风。

看着光秃秃的杨柳执着的挥刀舞戟,耳畔忽然响起你的声音;要坚强!

对!要坚强!要坚强!要坚强!要坚强!坚强!

你说,宝贝,无伦怎样,我始终是你最疼最爱的女儿‘你说无论怎样落魄,你都给予我希望。信心和温暖,你说你的爱,就像天上的星星,是永恒的……

走上年轻的战场,忘记伤痛,忘记悲愤,蒸干泪水,只觉一个股内巨大的力量,从心潮涌来,月色,逐渐将大地笼罩……

虽然,如此的成绩,我只能对你说,对不起。

但是年轻的战场,我会坚强的走下去,为着我们的荣光!

你爱我,我知道

初一(12)班蔡晓雨

当我看见妈妈的那一双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的手因为我而上不了台面时,我的心都快要被母爱融化了。妈妈对我的爱,我知道,我都知道。

母爱像火,温暖着我的心房,驱走我对黑暗的恐惧,让我充满了对光明的渴望;母爱如雨,滋润着我的心田,浇熄我对成功的浮躁,扶平我人生的坑坑洼洼;母爱似叶,点缀着我的生活,挡住每一次的风吹雨打,作春泥却不忘呵护呵护花朵……母亲是普照万物的太阳,照耀寸草,不求回报。我的母亲也是一个光芒四射的太阳。

妈妈有一双纤纤玉手,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白嫩嫩的手上泛出淡淡的红润,修长的手指很是灵巧,连指也修剪的非常白净。小时侯,总听别人都说这是一双天生就是用来弹钢琴的手。可由于妈妈小时侯家境贫寒,也就没能实现妈妈的钢琴梦,我还为妈妈存钱,希望能够帮妈妈实现小时侯没有实现的梦想。着项(这项)计划不知执行了几天就半途而废了。

我的喜好毁了妈妈的梦

不知什么时候,我喜欢上了吃炸鸡腿,便缠着妈妈给我做。妈妈将冻鸡腿完全解冻后,沥干。然后在表皮上轻划几刀,在一个碗里加了一点料酒和炸鸡粉,再把鸡腿放进碗里,接着,妈妈又开始和面。过了两分钟左右,妈妈把面粉均匀地涂抹在鸡腿上。妈妈又把鸡腿放进滚烫的油锅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滚烫的油滴到处飞溅,有几滴都陆续贱到妈妈的手上,妈妈的手上就多了几个水泡。这样的手应该再也不能弹钢琴了吧!妈妈,你爱我,我知道!

我的软弱毁了妈妈的梦

冬天到了,天越发的冷了,我每天要起得更早,才能保证不迟到。妈妈见我每天很辛苦。便坚持每天送我上学。早晨凛冽的寒风吹到脸上就像刀刮一样,路旁的杨树枝在风中狂舞着,那掉光了树叶的树枝,不时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路边枯萎的草,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在狂风中战栗着,发出沙沙的声音。西北风像愤怒的公牛一样凶猛地吼着,妈妈的手在刺骨的西北风中冻伤了,经历过冻疮洗礼后,妈妈的手就只能用馒头来形容了,又红又肿。这样的一双手,别说弹钢琴了,连平时妈妈都不敢把手随便拿出来。妈妈,你真的很爱我,这些我都知道。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又是一年春花烂漫时,当我们再次感叹春风的多情,讴歌春雨的美丽时,不要忘了那辛苦操劳的母亲,对她道一声辛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