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风尘的诗句

2020-09-18 诗句 【 字体: 】 标签 : 风尘,诗句,关于 浏览量:768万

通道门口的墙角处,定期不定期地会有一些老人出现在那里,他们三五成群,自由组合,扶肩靠背,席地而坐。每次等我上班经过这里,老人们好像表演者提前在幕后摆好的造型,等大幕拉开,他们就坐在那里了,坐在那里就进入舞台表演的角色,静候背景音乐的响起。老人们不分衣着和贫富贵贱组合的几堆圆圈中间,或放置一块方砖,打起老式纸牌;或在方木棋盘上走车跑马,驰骋疆场;或摆出一些古董爱物品鉴赏玩。他们没人带小狗小猫,也唯独不搓麻将,纸牌摊上也不见输赢人民币,代之以玉米、花生粒。有须发全白戴着老花镜的书生老者,有衔着烟斗扎着裤脚的庄稼老汉。有的老人整洁干净,皮鞋油亮;有的老人粗布衣衫,鞋帽又脏又旧。有留长胡子的,有头顶光光的。有的脸颊苍黄,有的面泛红光。有的弯腰驼背,有的身板端直。有的清瘦,有的壮实。有的气喘吁吁,有的高声大嗓。花甲古稀居多,耄耋老人不乏。大概他们坐在这并不优雅的环境里,也不是为争得一点小利,仅仅为打发时间,和别的老人一起愉悦身心而已,因而从来不曾为玩牌输赢争执,每每听到开心大笑,便是一局结束,一笑了之。当局操作者少,而旁观入迷者多,每个人正襟危坐,姿态从容,目光专注,气定神闲。从来无人去拂风里吹来的灰尘,去擦脸上沾满的泥土。他们与泥土打着最亲密的交道,却恰似沐浴着春天的和风细雨,在他们的仪态表情里,正像那醉饮斜阳的画家蹲坐在海边高地,极目远眺海上悠悠归来的船帆;又像那凝神沉思的顽童俯卧草坪细细打量一只陌生的虫子;像一个佝偻柔弱、久经风尘的老农,回望再也爬不上去的山梁上的待收的麦田;或一个面刻沧桑的老将军踩踏娑娑作响的黄叶倾听墙内练兵场上的铿锵呐喊。他们的眼神浑浊而无神,却幽深而专注。

无论溽暑篜人的酷夏,还是燥耳蝉鸣的深秋,无论乍暖还寒的早春,还是银装素裹的隆冬,在天气晴好的日子,老人们心照不宣地在这里会合,享受对他们来说难得的晴天;在狂风乍起、乌云遮天的日子,他们不约而同地在这里汇集,躲避外面恶劣的风云突变。日子久了,我发现这样一个规律,好日子里他们在这里分享着好的心情,会把灰暗的楼道变成他们的欢乐家园;坏日子里他们在这里躲风避雨,这里又成了相对自在温暖的港湾。

经常出出进进,陌生的面孔也渐渐熟悉了,虽然我根本无从知晓他们分别是谁家的老人。也许,在我的身边,有他们的女儿或孙女,和我一样奔走在上班下班的路上。看到这些老人,我会想到我的爷爷或父亲。不管老人们的生活、家境、身世、经历多么不同,今天,他们坐在同一个楼道的地上分享着生活的晚霞夕照,他们脸上刻画的岁月的痕迹却那么相似,刀刻的纹额见证着人生的风雨,落日的余晖里的背影,恰如一叶孤寂飘零的轻舟里,披蓑戴笠的老翁独钓着寒江,数十年如咫尺的距离浓缩着青丝白发的沧桑感动,生活的无奈与迷茫流淌成浊酒一杯,举觞邀月的清明闲情,哪管寒蝉断肠的青青子衿沾满萧瑟西风里的泪滴。枯藤老树,月暗星稀,闲敲人生之棋,畅饮岁月之酩,皆有菩提树下的沉思。人到了这样的年龄,就该看淡一切了,超脱名利纷争的束缚,解开权势情仇的纠葛。平凡和淡定写满生活的所有表情,回顾与收藏成为岁月的全部内容。于是,他们善待着自己的心灵,逃开了尘世的重重枷锁,繁重的物质再也捆绑不了归属自然的心。大概,在最后走向大地的短暂路程里,身心在做着亲近自然地最快适应。于他们的内心而言,坐在那阴暗的角落,正如坐上豪华高档的座骑。

每过一段时间,老人们中间一张熟悉的面孔不见了,我知道他再也经受不住尘世的各种负累,换句话说,他解除了人间的样样苦痛,到另一个世界里去了。而这里会有新的面孔补上,从不显出人的减少。这个世界好像从不会改变什么,走的走了,来的继续来。走了的像一片黄叶,被风偶尔带到任何地方,翻飞飘落,不久被冬雪覆盖,掩没所有他曾经存在的痕迹。

我在想,经过这里的人们或许会笑老人们的龌龊随意,正如在山脚抬眼仰望山顶的苍松劲柏,苍老的纹丝不动,显得沉稳又缄默,缺少青春的活力;老人们看路过的人群,大概正如站立山顶俯瞰山腰蓬勃竞发的各种叶子,片片叶子以不同的形态朝着各自的方向,努力追随太阳的光热,勾勒着姿态万千的人生,绽放着生命的光华。从不同的位置看人生,看到的都未必是自己,看到别人妙龄十八,大概自己童稚未泯;看到别人老态龙钟,或许自己风华正茂;看到别人看自己,那自己该是站在岁月的高峻处,在回望人生了。欣赏或者回味,归结或者收藏。总之,最美的风景就在眼底,却不能将它带走,亦不可重新体验,正如那坐在阴暗角落里的老者,他们沐浴着岁月的风尘,却能表现出享受生活的幸福。掀起风尘的匆匆行人,也正如攀登在人生的上坡,挥汗如雨,全力拼搏,又该拥有哪种平淡而真实的幸福呢?

风尘女侠,巾帼英雄

——关于《救风尘》中赵盼儿形象分析

《赵盼儿风月救风尘》是关汉聊的喜剧代表作,内容是写恶棍周舍骗娶妓女宋引章后又加以虐待,赵盼儿为救助风尘姐妹宋引章,设计智斗花花公子周舍并将宋救出虎口。此剧反映了元代下层妇女在权豪势要的邪恶势力压迫下敢于抗争的无畏精神,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在关汉卿现存的剧作中,以青楼女子为主角的旦本戏有《救风尘》、《谢天香》和《金线池》三种,其中塑造了赵盼儿、谢天香和杜蕊娘三个妓女形象,而以赵盼儿的形象最突出、最生动、最成功。

宋引章则是一个入世未深的风尘女子,她为人单纯,阅历较浅。赵盼儿则是阅世深,见闻广,善于察言观色,目光敏锐;来往人客的假意真情,她都善于判断,心中有数。

关汉卿笔下的赵盼儿是一个聪颖机智又独具侠肠义胆的女性。她不像宋引章那样幼稚和痴憨,她能看穿花花公子周舍的虚伪面具,当宋引章被周舍的甜言蜜语蒙骗时,她就力劝宋引章不要上当受骗:

[胜葫芦]你道这子弟情肠甜似蜜,但娶到他家里,多无半载周年相弃掷。早努牙突嘴,拳椎脚踢,打的你哭啼啼。

[幺篇]恁时节船到江心初步发刊词这,烦恼怨他谁。事要前思免后悔,我也劝你不得,有朝一日,准备着搭救你块望夫石。(第一折)

因为赵盼儿深知风月场中的官僚子弟“做不得丈夫”,所以对于周舍的“虚脾”早在预料之中。果然,宋引章嫁给周舍后,遭到周舍的虐待,一进门就被“打了五十杀威棒”,“朝打暮骂”。宋引章这时后悔无及,赶紧托人捎信,求赵盼儿来救援。赵盼儿急人之难,立刻发挥自己的智慧,出谋划策,她针对周舍“那斯爱女娘”的好色之心,便想到了一个办法。她说:“我到那里,三言两语,肯写休书,万事俱休;若是不肯写休书,我将他掐一掐,拈一拈,搂一搂,抱一抱,着那斯通身酥,遍体麻。将他鼻凹儿抹上一块砂糖,着那斯舔又舔不着,吃又吃不着,赚得那斯写了休书。引章将的休书来,淹的撇了。”(第二折)于是,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斗志昂扬地找周舍交涉。

在与邪恶势力的抗争中,赵盼儿始终站在矛盾的主导方面,充满信心地主动出击。当周舍一见面就要打她时,她十分镇静,应对自如地说:

你在南京时,人说你周舍名字,说的我耳满鼻满的,则是不曾见你。后得见你呵,害的我不茶不饭,只是思想着你,听的你娶了宋引章,教我如何不恼?周舍,我待嫁你,你却着我保亲。(第三折)

她解释过去是因为妒忌心而不让宋引章嫁他,如今是为了思念他弄得“不茶不饭”。周舍听了以后,好似被灌了迷魂汤一样,怒气全消,马上换了一副笑脸,俯首贴耳地表示依从。这时候赵盼儿反倒娇嗔地说:“我好意将着车辆、鞍马、奁房来寻你,你划地将我打骂,小骂拉回车儿,咱家去来!”这似假还真的姿态一下子就把周舍迷住了!她趁机抓住周舍寻花问柳的色鬼心理,挑起了周舍的欲望,接着还暗中指使宋引章假意吃醋来叫骂。她借此向周舍提出必须休了宋引章才能再婚。周舍为结新欢,果然给宋引章写了休书。就这样,她成功地使宋引章获得了解脱。

赵盼儿机警地估计周舍可能反悔夺回休书,便预先用假休书从宋引章手里换得真休书。果然,当她救护宋引章逃离虎口时,周舍追上来抢撕休书,却不料真休书由赵盼儿收藏着。周舍人财两空,彻底失败。

《救风尘》是关汉卿的杰作之一,剧中塑造的侠义女赵盼儿的生动形象,历来为评家所推崇。清代黄文等人所撰《曲海总目提要·救风尘提要》评论说:小说家所载诸女子,有能识别英雄于未遇者,如红拂之于李卫公、梁夫人之于韩蕲王也;有能成人之美者,如欧阳彬之歌人,董国度之妾也;有为豪侠而诛薄情者,女商荆十三娘也。剧中所称赵盼儿,似乎兼擅众长。

这指出了赵盼儿的性格刻画集中了风尘女子的优点,肯定了关汉卿创造的典型形象是极其成功的。

赏析《救风尘》的艺术成就

来源:《文学教育·中旬版》2013年第10期

[摘要]《救风尘》作为中国古代十大喜剧之首,在艺术上取得了不朽的成就,灿烂之笔

[关键词]《救风尘》;艺术成就;戏剧结构;舞台说明;矛盾冲突;悬念设置;对比

孔子曰:“言之无文,行之不远。”关汉卿的《救风尘》作为中国古代十大喜剧之首,能够历经八百年仍受观众喜爱,不只是在思想上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和教育作用,而且在艺术上也有着不朽的成就。

一、《救风尘》的戏剧结构安排得非常精巧

阅读全文